《于暗夜中找寻微光》
2018-12-04 13:39: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史海钩沉

  “国难至此,人人各尽所能,挽救国运。凡为壮丁皆有从军之义务。儿为壮年,从事文化工作,虽未能持枪卫国,但是,执笔亦等于持枪也……儿拟明日即启程赴徐州,以后在报上所见之通讯,即等于儿之家信也。”这是战地记者乔秋远日记·家信集《于暗夜中找寻微光》中家书里一段话,其慷慨悲歌的气概跃然纸上。

  乔秋远,原名乔周冕,笔名冠生,1909年生于河南省偃师县夹沟乡一个耕读世家。1938年4月,乔秋远作为《民国日报》的特派记者,赴徐州采访。此间,他写了近10封家书,字字句句可见其家国情怀。4月15日,他在给父亲、叔父的家书中写道:“儿近来生活情况,在报上所发之通讯文章可见一斑。此种记者生活颇有兴趣,身心都有好处。”信中表达了他能为抗战贡献自己一份力量的自豪感,同时也体现了他对中国军队英勇顽强、奋力杀敌的敬佩之情,充满了抗战必胜的信心。他在5月8日的家书中写道:“在战地遇见成群难民,扶老携幼。亡国败家之痛,非身受其境者不能想象于万一。现时代所给人之责任重大,同时,命运亦苦也。现吾家犹在中华土地上安全之区,将来如何,是否同遭沦陷,谁也不能全知。”体现了他对战区流离失所的难民的怜悯之心和忧国忧民的情怀。

  1938年底,乔秋远奔赴延安,进入鲁艺文学系学习。12月7日,他在家书中写道:“学校经过考试后,编入文学系。现上临时课。住在窑洞内土炕上,非常的不方便。早晨天刚亮即起床点名、跑步、洗脸、吃饭,和兵一样。一天三顿小米粥,饭要算极坏了,可是吃得很饱。小米也和南方蒸干饭一样,都是散沙粒,吃惯了也蛮有味道。没有教室,上课都在半山坡的太阳底下。教员讲,学生做笔记,生活很紧张。”尽管生活很艰苦,但是他感觉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处处充满着勃勃生机。“这里……除吃以外,每月还发一元五角的零花钱,理发、洗澡皆不花钱。这里没有奢华,也就没有浪费。”在延安,乔秋远对中国共产党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陕甘宁边区清新的政治犹如一股春风,将他在国统区的阴霾吹得一干二净,他认为延安才是抗战胜利的希望,才是中国的希望。他在1939年2月25日写给父亲的家书中说:“马列主义是世界上最讲真理、最讲情义的哲理。他反对空喊口号的激烈分子,他也反对顽固分子硬向右边跑。辩证法说句俗话来讲,就是‘因时制宜’,‘该怎样就怎样’,共产党过去的政策,现在的政策,将来的政策,都是为国家,为民族、民众而奋斗,决不过火、激烈。”

  乔秋远在鲁艺学习几个月后,报名参加了鲁艺文艺工作团,奔赴晋东南敌后战场采访创作。他对八路军的敌后游击战感到耳目一新,1939年4月21日的家书中写道:“这次敌人以12个师团进攻晋东南……在朱老总看来,这次战斗好像大数学家解答一个加减乘除的算式……现在所有城市都‘空室清野’,搬空了,彻底一个不留,人民都疏散开。敌人进攻来,城市都让给他,所有的交通都破坏得一塌糊涂,这里几十万大军化整为零,昼伏夜动和他打,这样会把敌人搞得气都喘不过来……八路军不像别军,一个退却就没有办法收拾,他们是处处有办法。”

  乔秋远还被范长江聘为国际新闻社的特派记者,负责在华北抗日根据地采访,报道八路军坚持敌后抗战的真实情况。乔秋远写出几十万字的通讯、特写、报道、小说等作品,通过国际新闻社发往港澳、南洋的中文媒体,在海外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战主张和八路军浴血奋战、抗击日寇的英勇事迹。他的报道被海外媒体争相采用,深受华人华侨的欢迎。5月30日他在家书中写道:“儿所写文章皆寄国际新闻社转至南洋、香港、云南、重庆的各报章杂志发表。该社屡次来信及电报,对儿文章颇为赞赏,稿费从优,促儿多写。此种工作虽艰苦,不落钱,但对个人事业颇有希望,只要努力干去,就可有收获。”

  在敌后抗日战场上,他亲眼目睹成千上万的中华优秀儿女为了民族尊严、国家独立而前仆后继,赴汤蹈火,使他深受教育,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得到进一步的升华。他在1939年10月4日写给父亲的家书中说:“儿今方壮年,为个人事业计,为民族国家计,都正在做事时候,若回去老守田园,有何意义?……追求一时安乐,放弃此种机会,回家闲居,过此工作时期,则人世消沉,以后数十年岁月将做何事耶?故儿再三考量,还是坚持努力下去。”乔秋远已由一名知识分子成为坚强的八路军战士,“儿近来身体粗健,食量大增,穿芒鞋,着军服,如同士兵一样。大家都是青年,每天谈谈笑笑十分愉快。”

  无情未必真丈夫,英雄也有柔情时。乔秋远在家族中为长子长孙,常年奔波在外,也时常关心家事,惦念亲人的健康安危。祖母年事已高,乔秋远每次给家里写信几乎都要问祖母的身体状况,叮嘱父亲照顾好祖母的生活,并且交代得很细致。1940年2月12日春节刚过,身在晋东南敌后战场的他在给父亲的家书中写道:“今天已是正月初五了,想家中一定过了一个很快乐的新年……祖母近吃肉否?服何滋养品?朝暮跟前不要离开人,以便呼唤方便。无论内外事情,能使祖母不与闻,更好。因为静心即可养福也。儿尚有将近百十元的稿费,不久即可寄来。寄来后可酌寄回去若干,以供祖母叔父吃肉的费用。因为家中钱,你们老是俭省舍不得用。”

  儿子元庆尚在襁褓之中,乔秋远就外出教书、求学,以致后来驰骋在抗日战场,更是无缘教育儿子,但乔元庆没有辜负父亲的希望,他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新华社高级记者周原,与穆青、冯健联合采写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成为传世名作。

  1942年初,乔秋远调到新华日报华北版、新华社华北分社任编辑。同年5月,日军在山西辽县(今左权县)“扫荡”,袭击八路军总部,乔秋远在突围时壮烈牺牲,时年33岁。一同牺牲的还有左权将军、华北《新华日报》何云社长及社内成员40多人。

作者:  编辑:陈茜  
1.jpg
www.lartys.com,www.kmgtw66.com,www.gawalog.cn,www.elegancehotel.cn,www.microxun.cn,www.wenzecs.com,www.aimisuo.com,www.xiangkejd.com,www.yslmgjsc.com,www.xxszk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