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 衡:推动长三角制造业率先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8-12-05 14:10:00
来源:新华日报
0
【字号:  】【打印

  在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制造业的崛起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制造业和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曾经占到50%,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将近40年。中国制造业的发展不只是在总量、结构方面迅速崛起,更是整个产业结构、工业比重、服务业比重等发生深刻变化,三次产业结构越来越合理化。同时,制造业内部结构也不断升级优化,其中电子、运输设备、车辆制造、光电、光学产品的制造业比例明显上升。实证研究指出,工业化迅速发展带来了就业人口增长以及人口流动,也极大促进了城市化的历史进程。与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我国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经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尽管近年来有下降趋势,但是仍然高于世界主要经济体,由此可见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制造业大国。

  从人均收入水平来看,上世纪90年代以前,我国都处于前工业化阶段;2000年到2010年十年里,我国快速从工业化初期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2010年后截至2015年,我国成功迈进工业化后期阶段。从产业结构来看,按照人均收入的判断,我国目前处于工业化中后期阶段;从空间结构和就业结构来看,我国目前处于中期阶段;从工业结构来看,我国从2000年始就处于工业化后期阶段。总体来说我国工业化正处在中后期阶段向后工业化跃升的重要阶段。

  一般认为,制造业发展到一定阶段,服务业占比更高时,制造业会退出,即所谓“去制造业化、去工业化”,进而整个经济体系实现服务化。根据这个传统认识,中国现在的情况,特别是长三角地区是继续发展制造业,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还是加快“去制造业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

  总的来说,中国的工业化处在后工业化时代,工业化和制造业必然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而不是以往讲的到一定阶段就“去制造业化”。中国制造业一定要继续走大国制造发展道路,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尤其是进入新时代,我国作为发展中大国的地位没有改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我们要继续建设新时代的现代化经济体系。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关键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高质量高效益的实体经济体系;加快质量变革、效益变革、动力变革,核心是提高制造业产业发展全要素生产率,建立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调发展的产业体系。

  同时,中国的工业化,正处在全球第三次工业革命和我国产业结构升级的重大历史交汇期。从当下全球制造业发展趋势来看,面临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个性化、本地化、绿色化、平台化等基本特征。在这种机遇下,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工业化走向高质量发展面临又一次历史重大机遇。

  长三角地区率先发展新型工业化,有先发优势和高质量发展的基础和条件,这里的市场化、国际化、法制化、现代化水平相对较高。长三角地区要实现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实体经济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是基础,也是根本。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要引领全国高质量发展、率先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率先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当下需要着力解决如下几个关键性问题:

  第一,着力提高长三角地区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高质量发展第一个问题就是解决效率问题,效率的核心问题就是全要素生产率。相较于美国五大湖城市群5.3万美元/劳动力、英国伦敦城市群8.5万美元/劳动力、荷兰兰斯塔德城市群10.5万美元/劳动力的劳动生产率而言,长三角地区目前只有2.2万美元/劳动力。我们的经济体系有规模、有速度、有体量,但是劳动生产率不高,这个缺口非常大。

  第二,着力提高长三角地区发展的人均GDP水平和经济能级。根据世界银行2016年数据,2016年美国人均GDP为5.7万美元(现价),是长三角城市群的3.9倍。长三角地区经济规模总量大,但是人均量低,长三角地区产业经济能级不高,亟待进一步提升能级和经济密度。

  第三,着力提高长三角地区的创新能力和水平。根据全球竞争力报告2016—2017年数据,和世界五大城市群所在国家的创新水平相比,在知识产权保护、政府行政效率、基础设施、高等教育、金融市场发展等方面,长三角地区还有很大的提升与增长空间。

  第四,着力提升长三角地区核心城市综合竞争力,打造城市能级与核心竞争力。根据2016年数据,无论是人口密度还是人均GDP,作为长三角城市群核心城市的上海和世界城市群的核心城市或者首位城市相比较,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其经济活力的世界排名也明显低于其他核心城市。上海要建成全球城市,既要有城市的综合竞争力,又要有城市的核心竞争力。整个长三角地区城市能级水平要提高,核心竞争力要强,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基础和条件。

  第五,提高长三角地区的产业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根据世界银行2016年数据,五大世界城市群所在国——PM2.5年平均曝光量都在15微克/立方米以内,而作为长三角城市群核心的上海市却高达45微克/立方米,是美国的4.5倍。这意味着我们在环保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长三角制造业发展要实现绿色可持续,这也是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第六,着力降低全国和长三角地区制造业的发展成本。目前我国土地、能源、通讯、物流、融资成本等依然较高,从可获取的数据看,中国制造业的土地、能源、物流、通讯、融资、环境成本高于一些发达国家,例如高于美国1—2倍。有学者也指出,银行业需要“国退民进”,即国有银行将来要尽可能更多为民营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从而让民企融资成本有所下降。

  第七,着力实施创新驱动,推动长三角制造业升级转型。要率先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长三角地区的制造业要率先积极顺应第三次工业化革命潮流,推动数字化、平台化、智能化、绿色化等发展。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作者:  编辑:马丽花  
www.xiangkejd.com,www.lfxdgs.net,www.jmfwaq.com,www.stone668.com,www.xylt818.com,www.hcjszx.com,www.njblen2008.com.cn,www.shhxidi.com,www.elegancehotel.cn,www.ttzhibo8.com